现在位置是:首 页 >> 新闻中心 > 学术动态
关键字:
学术动态

    字体: |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早期临床表现及肺部影像学分析
原作者: 杨涛 于晓娜 贺星星 周伟 傅一牧 封 文章来源: 中华急诊医学杂志 2020年3月第29卷第3期 发布日期:2020-02-13

 【摘要】 目的 探讨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NCP)患者和排除NCP 患者的临床特征以及影像学改变。方法 选取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六人民医院及其金山分院2020年1至2月收治的24例疑似NCP患者为研究对象,对10例确诊病例及14例排除病例的临床特征以及影像学改变进行分析。结果 24例病例均为早期轻症,血气分析正常。确诊10例,男性5例。10例患者均有发热、乏力,体温37.5~38.5℃,4例有干咳。2例患者无明确流行病接触史,其余8例患者有流行病史,可能潜伏期为1~10d。影像学改变有磨玻璃影(9例),病灶可为单侧(1例)或者双侧且病灶贴近胸膜为主(9例),有结节影(1例),无坏死灶出现,可合并有胸腔积液(1例)。14例排除新冠病毒肺炎患者均有流行病接触史,发病时间1~13 d,其中12例有发热症状,其中体温>38.5℃的4例,体温37.3~38.5℃的8例,2例无发热症状,所有患者均有乏力症状,7例有干咳症状,2例有胸痛症状;影像学改变:4例患者出现磨玻璃影,病灶10例为单侧,4例为双侧,且病灶较散发,无坏死灶出现,无胸腔积液。结论 NCP患者并非都有直接的流行病学史。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感染。NCP的CT影像学并没有区别于其他病毒性肺炎的特殊表现。本组NCP 患者中年人更多见。
【关键词】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临床表现;影像学改变
DOI: 10.3760/cma.j.issn.1671-0282.2020.03.002

截至2020年2月2日7时,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累计报告全国新型冠状病毒(novelcoronavirus,2019-nCoV)感染的肺炎(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NCP)患者13846例,已治愈出院326例,死亡304例,累计报告疑似病例17988例[1],也有相关文献报道[2-5]。上海卫生健康委员会官网2月1日12时公布,上海的NCP患者169例,已治愈出院10例,死亡1例。现将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及金山分院收治的10例确诊NCP、14例排除NCP患者的临床特征及影像学表现进行分析总结。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收集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六人民医院及其金山分院2020年1月1日至2月3日收治的10例排除NCP、14例排除NCP患者,对确诊病例及疑似病例的临床特征以及影像学改变进行分析。纳入标准:根据《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4版)》[6-7],同时符合以下2条即可定义为疑似病例:
(1)流行病学史:①发病前14 d内有武汉地区或其他有本地病例持续传播地区的旅行史或居住史。②发病前14 d内曾接触过来自武汉市或其他有本地病例持续传播地区的发热或有呼吸道症状的患者。③有聚集性发病或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有流行病学关 联 。(2)临床表现:①发热;②具有典型肺炎影像学特征;③发病早期白细胞总数正常或降低,或淋巴细胞计数减少。确诊病例:符合疑似病例标准的基础上,痰液、咽拭子、下呼吸道分泌物等标本行实时荧光RT-PCR检测2019-nCoV核酸阳性;或病毒基因测序,与已知的2019-nCoV高度同源(送上海市疾控中心进行检测)。排除病例:2019-nCoV核酸检测阴性。
确诊病例10例,男性5例,女性5例,年龄24~65岁,1例合并慢性肾炎,9例无慢性疾病。排除病例14例,年龄18~65岁,其中男性9例,女性5例,1例合并高血压,其余均无慢性疾病。
1.2  研究方法
所有发热门诊或急诊疑似患者立即予血常规、血气分析、甲型流感、乙型流感、疱疹病毒等检测及行胸部CT后收入感染科隔离病房进行2019-nCoV核酸检验,根据有无感染2019-nCoV分成确诊NCP组(确诊组)及排除NCP组(排除组),分析两组患者流行病学史、可能接触至发病时间、年龄及性别分布、临床症状、实验室检查以及影像学改变。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临床情况分析本组纳入的24例患者早期均为轻症,血气分析正常。10例确诊患者,男性5例,均有发热、乏力,体温37.5~38.5℃,4例有干咳。其中2例患者无明确疫区流行病接触史,但其中一例男性患者在发病前2周,因妻子住院陪护有每天往返大型医院、超市病史;另一例女性患者有菜场买菜史。其余8例有赴疫区或确诊患者接触史,接触至发病时间为1~10d。
14例排除NCP患者中有一例无明确疫区流行病学史,其余13例均有疫区流行病学史或密接史,流行病接触至发病时间为1~13d,其中发热12例,体温>38.5℃4例,体温37.3~38.5℃8例,无发热症状2例;乏力症状14例,干咳症状7例,胸痛症状2例,气急1例。所有患者无流涕、咳痰、腹泻,见表1。
14例排除NCP患者中甲型流感病毒感染4例,乙型流感病毒感染4例,柯萨奇病毒感染4例,病因不明2例。

2.2 两组患者影像学改变分析
10例确诊患者影像学改变:有磨玻璃影(9例),病灶可为单侧(1例)或者双侧且(9例)病灶贴近胸膜为主(9例),有结节影(1例),无坏死灶出现,可合并有胸腔积液(1例)。14例排除患者影像学改变:4例患者出现磨玻璃影,病灶10例为单侧,4例为双侧,1例结节影。且病灶较散发,无坏死灶出现,无胸腔积液,见表2。2.3 典型案例肺部CT改变结果5例确诊NCP病例肺部CT见图1~5。3例排除NCP病例肺部CT见图6~8。




3 讨论
本研究中10例NCP患者中8例有武汉流行病学接触史,有2例无明确流行病学接触史,后者其中一例患者由于家人重病住院,发病前半个月一直每天往返于某大医院、超市不除外有不知情接触NCP患者的可能,另外一例亦无明确的流行病学史,有每天菜场超市购物史,不排除在公共场合感染可能[8]。发病初期NCP均为轻症患者,仅有一例患者有慢性肾炎病史,其余患者均无基础疾病。患者年龄在24~65岁,属于轻中年人,活动范围大,可能也是一个因素。NCP临床症状不典型[9],高热起病者少,无基础疾病者一般临床表现多为中等度发热、干咳、乏力,很少有鼻塞、流涕、打喷嚏或喉咙痛的等上呼吸道感染症状[10]。排除组14例病毒性肺炎患者,亦均有明确流行病学史,除一例患者有高血压外,均无基础疾病,为身体健康人群,年龄18~65岁,与确诊组相比无明显差别,临床病史特点亦无特殊。影像学特点分析,均具病毒性肺炎的影像学特点[11-14],可有磨玻璃影,病灶可累及单侧及双侧,病灶贴近胸膜等。从影像学特征均符合病毒性肺炎特征,不同病毒引起者影像学上很难区分。因此2019-nCoV核酸检测是确诊的关键[15]。14例排除组患者给出两点提示:一是可能接触到了确诊患者,但由于个人防护做得较好,未被传染。二是虽然有流行病史,但没有直接接触到NCP患者呼吸道分泌物。有报道称,2019-nCoV肺炎患者可有腹泻症状,且在粪便中检测到2019-nCoV,本组患者未观察到此现象。综上所述,本研究发现NCP患者并非要有直接的流行病学史。在大型医院,特别是有发热患者的医院频繁活动也有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感染。虽然没有接触NCP患者也要高度防护。从CT影像学上看NCP并没有有别于其他病毒性肺炎的特殊表现。2019-nCoV并非感染老弱病患者,而是在中年人中更多见,可能与中年人活动范围更大、旅行、工作接触人员更多有关。
 利益冲突所有作者均声明不存在利益冲突

参考文献

[1] 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 . 武汉市卫健委关于当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 .[EB/OL].http://wjw.wuhan.gov.cn/front/web/showDetail/2019123108989.
[2] Huang C,Wang Y, Li X, et al. Clinical features of patients infected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Wuhan, China[J]. Lancet, 2020 Jan 24. DOI: 10.1016/S0140-6736(20)30183-5.[Epub ahead of print]
[3] Chan JF, Yuan S, Kok KH, et al. A familial cluster of pneumonia associated with the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dicating person-to-person transmission: a study of a family cluster[J]. Lancet, 2020 Jan 24. DOI: 10.1016/S0140-6736(20)30154-9.[Epub ahead of print]
[4] Li Q, Guan X, Wu P, et al. Early Transmission Dynamics in Wuhan, China, of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J]. N Engl J Med, 2020 Jan 29. DOI: 10.1056/NEJMoa2001316. [Epub ahead of print]
[5] Zhu N, Zhang D, Wang W, et al China Novel Coronavirus Investigating and Research Team. A Novel Coronavirus from Patients with Pneumonia in China, 2019[J]. N Engl J Med, 2020 Jan 24. DOI: 10.1056/ NEJMoa2001017. [Epub ahead of print]
[6] 李太生,曹玮,翁利,等. 北京协和医院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建议方案(V2.0)[J].协和医学杂志, 2020,11.DOI: 10.3969/j.issn.1674-9081.20200022.[提前在线发表]
[7]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办公厅.关于印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EB/OL].http://www.nhc.gov.cn/jkj/s3577/202002/573340613ab243b3a7f61df260551dd4/files/c791e5a7ea5149f680fdcb34dac0f54e.pdf.
[8] 曾志笠,朱蒙曼,袁辉,等. 江西泰和县一起人感染H7N9禽流感家庭聚集性疫情调查[J]. 中华疾病控制杂志, 2017, 21(4):428-430. DOI: 10.16462/j.cnki.zhjbkz.2017.04.026.
[9] 许可,霍翔,戴启刚,等. 流感肺炎的流行病学和临床特征及其重症影响因素分析[J]. 病毒学报, 2018, 34(6):810-816. DOI: 10.13242/j.cnki.bingduxuebao.003461.
[10] 中国医师协会急诊医师分会,中华医学会急诊医学分会,中国人民解放军急救医学专业委员会,急救与创伤研究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中国成人流行性感冒诊疗规范急诊专家共识[J].中华急诊医学杂志, 2019, 28(10):1204-1217. DOI: 10.3760/cma.j.issn.1671-0282.2019.10.006.
[11] 高忠博,苏丽梅,梁淇星,等. 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性肺炎的影像学特征[J]. 深圳中西医结合杂志,2017, 27(12):60-61, 199. DOI: 10.16458/j.cnki.1007-0893.2017.12.028.

[12] 许少华,李宏军,李宁,等 人感染H7N9禽流感与甲型H1N1流感重症肺炎的临床及CT影像比较[J]. 放射学实践, 2014, 29(7):756-759. DOI: 10.13609/j.cnki.1000-0313.2014.07.006.
[13] 杨晨,程冰雪,周莉,等 人感染H7N9禽流感与甲型H1N1肺炎的早期鉴别诊断[J]. 临床放射学杂志, 2018, 9:1464-1468. DOI: 10.13437/j.cnki.jcr.2018.09.013.
[14] 杨燕,郑继坤,孟娴,等. 甲型H1N1流感肺炎的多层螺旋CT表现及动态变化观察[J]. 实用医学影像杂志, 2016, 17(4):325-327. DOI: 10.16106/j.cnki.cn14-1281/r.2016.04.018.
[15] 赵英珺,邝中淑,童朝阳,等.脓毒症患者血疱疹病毒核酸检测阳性的高危因素和临床特征[J].中华急诊医学杂志, 2019, 28(8):1017-1022. DOI: 10.3760/cma.j.issn.1671-0282.2019.08.019.
(收稿日期:2020-02-04)
(本文编辑:郑辛甜)
 

 

文章来源:中华急诊医学杂志 2020年3月第29卷第3期